那一次我真(【小作家】那一次,我真失望(张雅婷))

那一次我真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主编:吉祥花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一个小心愿 王菲 – 菲靡靡之音 –> 《泥河湾文学》“小作家”专栏面向广大中小学生征稿
“少年强则国强”,培养孩子们对文字的兴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阳原县作家协会决定在《泥河湾文学》开辟一个“小作家”专栏,专门刊登全县中、小学生优秀作文,为“小作家”们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增强他们的自信,锻炼他们的文字功底,为他们以后成为“大作家”铺一条平坦之路。要求原创作品,内容要生动,描写要细腻,结构要完整,作者要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严禁抄袭。欢迎各中小学校语文老师推荐班里的优秀作品,也欢迎广大望子成龙的家长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觉得孩子的作文写的好的也可自行投稿,记得在每篇文章另附一张小作者的照片。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期待小作家们的优秀作品!

那一次,我真失望
阳原县第二中学七年级390班 张雅婷
 
“今年你的生日爸爸妈妈一定赶回去。”妈妈几天前电话里温馨亲切的话语仍在我耳边回荡。中午爸妈未到,我想爸妈肯定是觉得晚上过生日更温馨、浪漫,再说他们忙,能在晚上赶回来已属难得。
晚上,下晚辅导,收拾书包,飞一样奔出教室,跨上我的“坐骑”。平时半个小时路程,今天仅用了十多分钟。到家,开门,伴着钥匙的转动,我满脸兴奋地拉开了门,我的眼前该是这样的场景——蜡烛、蛋糕、美食、祝福……这是我无数次幻想着父母赶回来给我过生日的场景。可是眼前的景象除了漆黑冷清,还是漆黑冷清,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手中的钥匙瞬间落在地上,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等回过神,我仍不死心似地快步走进各个房间里寻找,是不爸妈躲在屋里想给我个惊喜呢!可是我仔仔细细寻了两遍,仍是空无一人。

我无神地拖着步子走向沙发坐下,我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钟表的滴答声。过了许久,才想起给父母拨个电话问清原委。而电话对面的忙音使我的心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变得更冷……电话终于接通了,我淡淡地开口:“妈,今天又有什么事没赶回来陪我过生日?”“啊,你看小婷,妈都忙忘了,这个生日妈有点儿事,赶不回去了。你乖乖地听话,等我忙完了这阵子回去给你补个生日。再说爸妈都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给你个更好的生活环境……”我晕晕地应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又是这样,又是这样,说好的,怎么又变卦了呢……

尝试了几次打开电灯,灯还没有亮,才想起来没交电费,嘲弄地从柜子里取出几只蜡烛点燃,为自己泡了一碗泡面,煎了三颗鸡蛋,拍好照片,配文——“来自低配的奢华,生日快乐”发给朋友,朋友也只是含糊地回了几句“生日倒霉”“生日不快乐”。的确,对我而言,生日并不快乐。我不想反驳。
蜡烛温暖的光包围着我,忽然想起人们说的难过时吃什么都是苦的,我猛地往嘴里塞了一叉泡面,果然,我尝了尝,有一种涩涩的苦味弥漫在口腔。
我紧闭双眼,握紧双拳,对着蜡烛许愿。望着跳动的火苗,我许的愿望还同以往一样,只是希望父母能够回来陪自己过一个生日。就是过一个生日,真的有那么难吗?

不知为什么,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又一次闯入我的记忆,那晚是我七岁的生日,那时我还小,还吵着闹着要听生日歌,要生日礼物。父母说去一起拿礼物,小孩子是最期待自己新玩具的,于是便一边忙着往嘴里塞蛋糕一边含糊地应着,等到时间过了很长时间,又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声,我知道“大事不妙”,我于是不顾外婆的阻挡跑到窗户边,看到父母上了那辆黑色轿车——那是我们出去游玩时才乘驾的车,我趴在窗户边哭着喊着,得到的却是父母越行越远的背影。从此以后,父母成了我家的客人,来去匆匆。先是外婆陪着我,后来到县城读书,外婆也成了客人,而我成了一个小大人。
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饭桌,破天荒地没有写作业,含着泪和衣而卧。虽然知道父母为了我,为了我们这家在打拼,但那一次,我真的很失望。
 指导教师:张国民 

张雅婷

那一次我真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