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川李某青逃亡27年,落网后,他的第一句话是……

2020年5月25日,晚,8时30分,广州白云,某城中村。蹲在“握手楼”底下狭窄过道的吴川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骆华锋又抽完了一支烟,他小心翼翼地把烟头在随身携带的便携式烟灰缸里捻灭。这是今天抽的第18支烟——因为刚刚拿出烟的时候烟盒里还剩2支。抽完这盒烟,能不能抓住人?他一边想着,一边站起来伸展一下因为蹲得太久已经有点发麻的双腿,但眼睛却一直未曾离开一直紧盯的房门。
此时,一个中年男人从一台摩托车上下来,走向骆华锋一直紧盯的那个房门。过道里昏暗的灯光映照出一张人畜无害的中年人的脸庞。是他!这张脸,骆华锋看了不下一千次,面部一个最细微的特征都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就是他!“目标出现,蓝白横间T恤,是否看到?是否看到?”对讲机里,骆华锋的声音虽然有点失真,但却难掩激动与兴奋。“2号看到!”“3号看到!”“4号看到!”手中对讲机里传来追逃组各个队员的应答,骆华锋一边紧盯目标,一边对着对讲机发出抓捕的命令:“听我指挥,5秒后实施抓捕!5、4、3、2、1!抓捕!”随着抓捕命令的声音刚落,在附近蹲守的4名抓捕队员如猎豹般从不同的伏击位置窜出,一举把正准备开门的目标抓获。“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放心,我不跑。谢谢你们。” 面对抓捕民警,嫌疑人非常镇定,说出了以上那句话。
逃亡27年,他说悬着的心今天终于放下了
“叫什么名字?”“李某青。”李某青平静地回答。“知道为什么抓你吗?”“知道,因为93年的事。”从被抓捕,到被押上警车,李某青一直很平静。一个54岁的中年人,岁月在他的脸庞刻画出了一道道皱纹,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暴戾之气,就像这个城市里普普通通的一个底层小市民,常年为了生计而奔波,棱角早已在日复一日的奔波劳作中被磨平,与27年前发生的那宗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中那种暴戾、张扬的形象格格不入。
“这27年怎么过的?”李某青叹了口气:“还能怎么过,只能是到处躲到处藏啊!”在车上,民警与李某青进行了交流。“你睡觉时,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在梦中惊醒?”“从来都不敢睡过,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天的事情。”“那今天能睡着了吗?”“是啊,终于松一口气了,悬着27年的心终于放下了。谢谢你们!”“父母走的时候,有没有回家送他们?”“没有,不敢回家啊!”此时,李某青的眼睛湿润了。他想到的是什么?是对27年前那场“集体约架”的悔恨?是对自己终于被抓的解脱?还是对父母、妻女的惭愧?
梦回1993,那是一场没有达到目的却致命的“约架”
1993年6月23日,农历五月初四,晌午,吴川塘缀。那天,是“圩日”,也是端午节的前一天。平静的小镇迎来了一个月中难得的几天拥挤。在外务工回乡的人、从农村里出来“赶圩”的人,让这个小镇变得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某饭店对面,一群20岁左右的年轻人或站、或蹲,或默默抽烟、或交头接耳,眼睛在人流中游弋。他们都是化州良光镇田某村的村民,他们年轻的脸上都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见到廉江飘某仔都要打!”这是前一天晚上他们经过商议作出的决定。
90年代的塘缀,是一个“风起云涌、诸强争霸”的小镇。该镇位于湛江、茂名两地吴川、廉江、坡头、化州四个县市区交界,毗邻廉江市平坦镇、化州市良光镇、坡头区龙头镇。彼时,每个村都有一批游手好闲、好勇斗狠的年轻人,在这些人的眼中,自己是否有“社会地位”,就是以能在塘缀圩里横行霸道为标准,就是以其他村的人不敢惹为标准。1993年6月22日晚,从深圳回乡过端午节的李某恒纠集了同村的10多名男青年,他站在10多人围成的小圈子里,把自己村人在深圳做货运生意时遭到廉江平坦镇飘某村人欺负的经过告诉大家,引起了大家的同仇敌忾。“明天去塘缀圩打飘某仔!让他们知道我们田某仔的厉害!”李某恒大喊了一声,附和者众。李某青站在众人身边,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只因一“霸道”之名,他命丧陌生人手里
正当李某青和他的同村朋友们四处张望寻找“飘某仔”的时候,李某恒发现对面的友谊饭店二楼阳台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被害人谭某金。“这个家伙也是在深圳做货运的,他见到姓李人都打!”李某恒指着谭某金,对自己的朋友们说。“打他!什么时候轮到他霸道了!”虽然自己并不认识谭某金,但年轻气盛的李某青立即接过话茬。“是啊,打他!看他还威不威风!”大家附和着。随即,李某福主动请缨去该饭店观察对方有多少人。
“他们只有两个人,刚吃完饭正在下楼!”“侦察”归来的李某福向大家汇报了他的“侦察”情况。众人互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一起向该饭店门口走去,准备等谭某金及其朋友下楼时把他们狠揍一顿。李某青脱离了“大部队”,绕到该饭店门口抄起一根木柴,准备从谭某金的后背进行袭击。
当谭某金及其朋友王某福走出饭店门口时,李某福率先发难,冲上去对着王某福就是一拳。李某青见状,立即高举木柴对着谭某金的后背就是一个闷棍,正中谭某金的后脑。谭某金应声倒下,鲜血从其头部缓缓流出。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还没来得及冲上去的一群人顿时手足无措,李某青更是呆若木鸡。“出事了,快跑!”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唤醒了已经怔住的李某青,他赶紧扔下木柴,夺路而逃,其他人也纷纷作鸟兽散。
众人逃离现场后,一旁的群众才敢上前围观。其中,谭某金的一个同村的人见到其倒在血泊中,立即把其送到医院救治。由于伤势过重,谭某金于第二天经抢救无效死亡。至死那一刻,谭某金都不知道,把自己打死的居然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那一棍,开启27年漫漫逃亡路
从现场逃回家中,李某青一直惴惴不安,不知道自己那一棍到底有多严重的后果。两天后,得知谭某金在医院不治身亡的消息后,惶恐的李某青立即潜逃至外地。多年来,李某青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逃亡生活,从广西、到云南、到广州、东莞,在每一个地方,都不敢久住。他从不敢与村里的人联系,怕村里人知道他的位置;他从不敢轻易使用身份证,怕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他的身份信息;他从不敢与人多接触,怕别人识穿他逃犯的身份。在逃亡过程中,李某青的父母先后离世,他很想回去奔丧,却因为害怕被抓,不敢回到化州老家。2006年,他在逃亡的过程中结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很快就在一起过上了日子,并在同年生下了一个女儿。妻子并不知道他犯下的案,每次看着贤惠的妻子,他都有冲动想告知她自己其实是一个命案逃犯,可是经常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口。每一次夜里在睡梦中惊醒,他都一身冷汗。每一次听到身边有警笛声响,他都犹如掉入冰窟。“在外面逃亡那些年,每次要经过公安机关的门口,我都会绕其他路走。我想过去自首,我想过很多次,但是每次都没有勇气走出去。”在看守所里,面对审讯民警,李某青流着泪,抽啜着说道。
侦办民警换了一代又一代,追凶的脚步从未停歇
案发后,吴川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立即展开侦查。由于案发过程仅两三分钟,案发时周边群众见到有人打群架,都远远躲开,几乎没有目击证人,案件从一开始就举步维艰。办案民警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一直无法找到有力的证据。数年过去了,有的民警调离了刑侦岗位,有的民警已经退休,案件从上一代民警交到了下一代民警的手中。民警继续走访、调查、取证……27年来,一代代刑侦民警从未放弃过这个案件的侦办,因为他们相信,正义总有一天会到来,因为他们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20年,随着“云剑2020”追逃专项行动的打响,吴川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对命案积案进行了全面梳理,谭某金被故意伤害致死案又被重新摆到了办公桌上。必须要拿下案子,为受害人昭雪!这是吴川刑警的心声。通过智慧新警务建设,刑侦民警的高科技侦查手段有了明显提升,通过对案件的相关证物进行检验,案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民警终于锁定了27年前的行凶者——李某青!副市长、公安局长何雄立即抽调骨干刑侦民警成立专案组,下达的命令是——不管追到天涯海角,都要把李某青及其同伙全部抓获归案!专案组立即对李某青的活动轨迹进行分析研判,经连续数月的大量前期工作,专案组民警在广州发现了李某青的行踪。2020年5月24日,专案组组长骆华锋带领4名追逃民警赶赴广州。在广州警方的大力支持下,追逃民警找到了李某青居住的出租屋,经过近12小时的伏击,成功将其抓获归案!
经审讯,李某青对自己于1993年故意伤害谭某金致其死亡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供述了李某恒、李某福等人参与该案的犯罪事实。随后,专案组民警陆续抓获李某恒、李某福。
得知凶手落网,受害人母亲掩面而泣
得知李某青、李某恒、李某福等人落网后,受害人谭某金80多岁的老母亲激动得掩面而泣。谭某金死时还不到30岁,其妻子得知消息后,留下两岁的大儿子和数月大的小儿子,绝情离去。其父亲终日沉沦在丧子之痛当中,郁郁寡欢,也在两年后与世长辞。谭某金的母亲——一名当时已经60多岁的老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两个孙子拉扯大。当年那一棍,无情地把这个原本三代同堂的幸福家庭打得支离破碎。
多年来,这位坚强的老母亲每年都会到刑侦大队了解情况。案件办得怎么样了?凶手抓到了吗?她从不哭闹,每次问完情况就离开。她看着一个个刑警从青年变成中年,看着一个个新刑警入警,看着一个个老刑警退休。27年的等待,她终于看到公安机关把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抓获归案。激动的她连夜赶制了锦旗,并带着小儿子赶到公安局,送给办案民警。看着风烛残年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人,办案民警说,这不仅仅是一面锦旗,更是群众对公安机关的信任,是对我们坚持27年追凶不止的肯定。
后记
如果27年前那一棍没有打下去,他们会有怎么样的生活?也许李某青也过得不如意,甚至会被生活压弯腰,但至少不需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地逃亡。也许谭某金夫妇会时常因琐事而拌嘴,但至少他们还有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也许……也许应该少一点暴戾、也许应该少一点冲动,那么世界也许会更加美好。
作为民警,我们不希望看到有这些恶性案件的发生,更不希望一个个美好的家庭被这些恶性案件毁掉。也许我们看到太多的阴暗面,但是我们依然心存阳光。因为我们相信,邪不胜正,因为我们会告诉自己,公安机关追凶的脚步永远不会停歇。
抓获李某青现场
?来源:平安吴川? 欢迎爆料、投稿请联系微信ID:wcjbb12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